转载

左转是小北,右转有西子昌昌和翔翔的铲屎官成长记

 

左转是小北,右转有西子昌昌和翔翔的铲屎官成长记

小北刚回来是9月。


我之前养过一只暹罗,可惜两年后暴毙,在那以后我没有再养猫,一是懊悔继而不敢轻易再选择养,二是没有机缘遇到合适的。


决定养小北是在我恋爱五个月后。我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,有时回家一个人,蜷缩在被窝里,会觉得空落落的,冷清清的,有意思一丝落寞。自从养了三年的泰迪闹闹走丢后,家里仿佛少了一点活力,遂又萌生了养宠物的想法。我很憧憬,可以和翔翔一起养一只宠物,一起给它洗澡,一起给它喂食,一起给它梳毛,一起陪伴它长大,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。我考虑养狗需要多陪伴和遛弯,上班时间又比较分散,就想着养一只猫,起码不用花太多时间去照顾。


定好了养猫,接下来的问题是:养什么品种的呢?这个问题纠结我和翔翔好久。我想养英短,圆滚滚的脸,肥硕如球的身材,大而有神的眼睛,喜爱得不得了。翔翔从来没养过,倒也没有非要指定养什么,我们就决定先去宠物市场看看。


偌大的市场,逛了好几家,我看上了一家英短专售店的白色渐层,询价大概两三千,价格还可以接受,那小东西浑身雪白,像极了冬日的雪,葡萄似的眼睛,眼睑上下有像画了眼线一般的黑色线条,非常妩媚可爱。我搂在怀里,抱了抱,翔翔跟老板讨了讨价,不是很理想,就径直离开了。


我看出翔翔不是很喜欢,虽然我爱不释手,但我还是更喜欢他能喜欢,于是作罢再选。


前面一家是布偶猫舍,翔翔一眼就瞧中了一只手套布偶猫,又是抱着摸头,又是搂着摸下巴,我看出来他很喜欢,虽然我没有露出跟刚才渐层猫的亲热劲儿,但是你还是决定就是它了,他很喜欢我又不讨厌,或许这是最合适的,毕竟我还是很在意他的感受。

本身满心欢喜的事,也给它取了一个很文艺的名字——小北。结果回来后不久,它便开始拉稀。我们按照猫舍主人的嘱咐正常喂食,但还是拉稀不止。这下急坏了我和翔翔,我们曾一度认为,猫舍卖给我们的是一只病猫。小北回来第五天的时候,翔翔说,将这只猫退了吧,万一是病猫怎么办。我想了想,同意了他的看法。猫舍主人听到后,起初是很抗拒,后来见我们态度不友善,就妥协说,要不我先拿回来养两天观察,有问题就退钱给你们。我答应了,接下来两天,猫舍主人一直跟我们语音视频,说小猫很健康,一听这样,我们满心欢喜地接它回来。


但好景不长,过了几天又开始拉稀,猫舍主人说是应激反应,可以喂益生菌。从此拉开了我们和小北拉稀斗争的持久战。期间我们一度因为怎么弄都治不好,又想自己买猫养猫诸多不顺,就很灰心丧气,甚至有想放弃的想法。


期间我们喂了好几盒益生菌,很多营养品,换了天然猫粮,总之,一切猫咪需要的营养品,我们尽可能补全。慢慢地,小北的便便先是稀稀的,然后是软的,最后终于成型变干了。记得发现小北的便便是干的那天,我和翔翔喜极而泣,抱着傻笑了很久。

祸不单行,翔翔一次无意中发现,小北的后腿上,有一小块地方没有毛,当时搜了小红书和百度,就怀疑是不是猫藓。我和翔翔又找了一个工作休息日,带着小北去了宠物医院检查。当确诊了是猫藓后我们俩内心是崩溃的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下一个持久战注定是要开始了,无论我们是不是接受。


检查费买药花了三四百。每天我就给小北涂像摩丝一样的药,小北也不配合,乱蹦乱跳,不停地反抗。后来我们又想到了药浴,于是又给它每周开始泡药浴。


一天天小北慢慢好起来了,个头也在悄然地飞长,我和翔翔每天看到它都不觉得它长大了,仿佛还是之前的那只可爱的小奶猫,直到来了西子之后,我们再突然觉得,小北真的是一只大猫咪啦!


小西:家有MM初乍到

小西是一只美短MM,小北七个月的时候,它成为了我们家庭的新成员。


养小西是突发奇想,但也是深思熟虑做的决定。一是我们养小北积攒的经验,足够应付下一只猫,二是多只猫家里也更热闹更有生机,它们也有个伴,三是我自己也想再养一只可爱萌系的猫猫。


翔翔很爱小北,对养另一只猫这件事,他完全是凭我的兴趣和想法。从决定到买,也就半个月的时间。他的同学在朋友圈晒了小猫,我们一起看中了那一窝中唯一一只美短起司。

我们约着去朋友家选猫,刚好西子的爸爸妈妈都在。两只很可爱很好看的美短,身上的虎斑纹路错落有致,我和翔翔都还蛮喜欢的。

只见五六只美短,在不到五十平米的房子里,上蹿下跳,有的跑到沙发上躺着,有的跳到床上打滚,有的头埋在猫粮盆里喝水,有的跑去找麻麻吃奶奶。太可爱了,萌翻啦,我和翔翔在那里抱着小猫不停地玩,差点忘了正事,看那只我们要的起司猫。


西子是一开始我们就想好的名字。小北是北方,那下一只猫的名字里也应该有个方向。西方代表的是终点和未来,我个人觉得西子这个名字还是挺有诗意的。


这小家伙你抱起它,可一点都不老实,忙着挣脱,然后是三级跳地跑到沙发或床上,总之没消停过,我们想,这MM也太不淑女了吧。猫主人看我们不是很积极,就一直打圆场,说小猫很活泼,都这样。说他们家的猫都卖出去了,这只是特意留着的,本来可以卖个高价,看在朋友介绍,就没打算买太贵。


我和翔翔问了些饲养的事情,猫粮牌子啊什么之类的,就将西子装在袋子里,叫车回家啦。


一路上,西子还蛮乖的,小眼睛不停地盯着我,时不时舔舔嘴唇。我还在想,这小家伙怎么这么乖。于是乎,就看着它,哇的一声。吐了我一身的猫粮。可怕,原来它的乖是晕车呀,这下急坏了我和翔翔,好在后来搂着它就要好很多。


本以为从此天下太平,没想到,新的战争又要开始了。我们没有想到,小北见到西子后,是那么的不淡定。


正文到此结束